清华新中国成立70年社会经济学报告:三十年内中国将成为世界第一
本文摘要: 浓浓的社会正能量 Time: :44 阅读:?qinghuaxinzhongguo70nianjingjixuebaogao30niannazhongguojiang来源:凤凰国际智库 今年09月今年9月22日,清华中国经济发展思想与实践研究所(ACCEPT)召开“新中国成立70年社会经济学总结国际讨论会”并由创始院长、新
浓浓的社会正能量 Time: :44 阅读:?qinghuaxinzhongguo70nianjingjixuebaogao30niannazhongguojiang

来源:凤凰国际智库 今年09月


今年9月22日,清华中国经济发展思想与实践研究所(ACCEPT)召开“新中国成立70年社会经济学总结国际讨论会”并由创始院长、新开发银行首席社会经济学家李稻葵发布同名报告。报告阐述了对建国以来的社会经济发展进行社会经济学总结的重要意义,主张从实践中提炼成功经验,并展望了未来的发展前途和可能遇到的挑战。列席会议的有包括二零一一年诺贝尔奖社会经济学奖得主托马斯·萨金特、中国经济研究院副院长高培勇在内的众多世界各国顶尖学者。会议由ACCEPT研究所政法委副书记院长厉克奥博主持。


图说:“新中国成立70年社会经济学总结国际讨论会”现场


       李稻葵认为,新中国成立70年经济社会发展在实践层面成就非凡,讲好中国经验、中国故事、中国理论,从学理方面吸取经验和教训,不仅是进一步发展的必修课程,还可以在国际上增进理解,化解误解。回顾70年历程,前三十年与后40年既有一脉相承的主线,也有社会经济发展思路和体制、机制方面的巨大差异,因而需要分别加以梳理。


十五年内,中产阶层人群从4亿倍增至8亿


从新中国成立成立到中国改革开放的三十年,国家在较短的时间内建立起独立完整的工业体系和社会经济体系,为后一时期的发展奠定了基础。这一阶段从经济理论的角度获得的两条宝贵经验是:公共卫生服务、教育信息化和基础设施建设是快速发展的基础;科技创新完全可行,但关键所在开放学习、引进和利用人才。此外,这一时期也为中国带来了三方面值得反思和铭记的教训:1-市场作用被行政力量全面替代,社会经济发展效率极其低下;2-社会经济发展离不了给予政府领导者恰当的行为激励;3-决策权与决策过程的过度集中导致重大失误。


图说:李稻葵发布同名报告


之后40年,一个始于政府高度管控的非市场经济体制体制,为中国也为人类创造了在历史上最规模性,也极为特殊的经济发展,初步建立起社会主义民主社会主义社会市场经济体制体制。李稻葵认为,这其中有五点社会经济学方面的考量值得总结;1-经济发展需要创立和发展新企业,需激励当地政府营造好的经营环境;2-快速的土地转换是增长关键,需激励当地政府将农地转换为工业或商服用地;3-金融长期长期保持,使居民储蓄转化为中国实体经济投资;4-开放的最根本作用是学习,而非简单发挥比较优势或利用国外资金、技术;5-谨慎的宏观经济政策有益于对抗微观主体非理性行为行为带来的经济波动。


报告预计,5 年内,中国不仅将实现全面建成全面小康社会的目标,也有可能进入国家标准高收入国家行列;十五年内,中产阶层人群从4亿倍增至8亿;30 年内,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大国、全球重要科研中心,建成最具特色的、具有全球标杆意义的社会经济管理机制。在实现这一远大前景的过程当中,如何保证产业结构升级和社会经济发展具有持久动力,如何使社会主义民主智能化市场经济体制体制逐步定型,怎样在全球范围内尽快发挥领导能力,是必须应对的挑战。


国际评价:对中国40年规模性经济发展感到惊讶


二零一一年诺贝尔奖社会经济学奖得主、纽约大学社会经济学教授托马斯·萨金特对报告提出四点体会:1-过去70年中,中国在公共卫生服务教育方面取得了很大成就;2-激励制度对各经济主体的运行和相互合作非常重要;3-各国都应回溯历史,梳理过往的理论与实践,吸取经验和教训;4-自由贸易区的必要性和互惠性。萨金特着重强调,美政府目前加征关税的贸易政策正在损害美国利益。


图说:托马斯·萨金特对报告提出四点体会


印度人民党前主席、印度内阁前商务及法律部部长、美国哈佛大学社会经济学博士苏布拉曼尼安·斯瓦米结合多年来中印比较社会经济学的科研成果,首先回顾了2010前中国在GDP高速增长、优化结构调整、基础设施建设建设大力投入,以及失业人数降低和贫富差距缩小等方面取得的巨大成就。随后,针对二零一零年后中国GDP年增长率和TFP年增长率有所下降的问题,他认为中国过往的发展模式更多依靠资本和劳动增长,受到边际收益递减的制约。在当前提升的人力资本成本和激烈的国外市场竞争中,为保长期稳定发展,中国需要在加强创新、调整外贸政策、降低私营公司贷款难度等方面做出努力。


乌克兰研究院首席研究者、文明对话研究室研究主任弗雷德里希·波波夫认为,外界对中国中国改革开放40年来实现的规模性的经济发展感到惊讶,这其中经济社会化、个性化并非直接原因,而正如研究所报告所指出,是中国前三十年的发展为之后的腾飞奠定了基础:卫生、教育、基础设施建设、强大的国家政权、政府执行机制。稳定的公共秩序,政府的合理管制是前提条件,之后再引入社会化改革,才有经济发展的奇迹发生。其次,在谈到中国近些年增长放缓的问题时,波波夫指出这是政策发展的结果,体现在我国的汇率升值、外汇储备被消化、投资占比止步不前。他认为,如果中国更多地从出口导向转向内需,经济发展率还会有上升的空间。


中国经济研究院副院长高培勇认为,支撑中国70年社会经济发展的理论来源既不是马列主义的经典论述,也不是西方现有主流社会经济学理论,而是根植于中国特殊国情的经济实践。他强调,中国经济发展学最突出的特色就是理论性,结合实际探索并总结提炼。在不同阶段,着力解决不同问题,从而带动中国经济发展学的研究与发现。高培勇相信,中国经济发展学体系的建立是必然的,也是重要的。




图说:与会专家合影


左起:许宪春、李稻葵、波波夫、萨金特、彭刚、斯瓦米、刘元春、潘庆中(苏世民书院政法委副书记院长)、历克奥博


我们中国人民大学副校刘元春认为,构建中国经济发展学范式是中国经济科学学界的共识,是时代发展的需要。根据人大研究团队的分析,中国宏观经济政策增长高、波动低的特点,主要源于中国的投资稳定,特别是国企投资的逆周期,而不是财政和财政政策的短期调整。中国宏观经济政策调控具有多目标、多样化、多工具的特色,即各政府部门运用战略发展规划、相关法律法规、各类政策和行政手段进行经济调整,以弥补普遍现象的市场失灵。


中国统计局原副局、清华中国经济发展社会数据研究所主任许宪春分析了中国经济发展发展中重要统计指标、方法和体系的历史演化。首先,他指出国内国民生产总值(GDP)这一宏观经济政策指标在制定宏观政策和检验政策科学实效性等方面的重要作用。随后,通过对比以国民收入为核心指标的物质产品平衡表体系(MPS)和以国内国民生产总值为核心指标的国民账户体系(SNA)的差异,梳理了建国后中国社会经济核算体系的发展与变迁。许宪春最后表示,为了满足经济分析和管理的需要,中国统计局不断完善改善核算方法,修订细化基本分类,开展了一系列普查和调查统计体制改革,逐步丰富和规范GDP核算的资源来源,提高了网站安全性和国际可比性。